行业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 >

禽流感没影响你我吃鸡,养鸡人却一直在凛冬里

发布时间:2017-02-28 22:27  浏览次数:

思忖很久,还是想来写一写养鸡人。这个春天,他们是最困难的农夫,没有之一。

一场禽类可传染给人类的高致命性流感,继2013年后,再次重创家禽业。

毕竟,当生命受到威胁,一切都退居其次。

现在,蛮多养殖核心区的淘汰肉鸡价格,跌得已经不能按斤算了,6元一只直接拿走。还有农夫们连鸡带蛋都不要了。他们的存货卖不出去,又亏损严重,只好不辞而别。

所幸的是,消费端还没有出现特别大的恐慌,连肉鸡、鸡蛋的价格都表现得相当稳定。

只不过,“出场费”已经跌到6块钱的鸡,到了消费者嘴里还要20多块。

行业凛冬已至,家禽业的农夫怎样熬过这一段黑夜?

2元一斤的鸡价还要跌 
 
 

 

一个不得不告诉农夫们的一个事实是:肉鸡和鸡蛋的甩卖价,还会继续往下跌,且止血期不定。

前几天,十几家养蛋鸡、肉鸡的农夫来诉苦:鸡蛋已经跌破2元了,一斤1块9毛5分钱,还得求着别人收。淘汰肉鸡也卖不到2块钱一斤,直接讲“只”来卖,不超过一个星期,一只鸡就从12块跌到6块,打了对折。

价钱跌得肉疼,颓势直要人命。

可是,2块钱一斤的鸡蛋和鸡肉根本到不了老板姓嘴里。老农跑了跑市场,一只鸡还是要20多块,一斤蛋也还是4块多钱。

 

养鸡人愁眉惨淡,他们熬得过黑夜吗

一位养种鸡、卖鸡苗的农夫说,下游的淘汰鸡完全没有出路,全都压在手里,哪还有人会来买鸡苗?这才是对整个产业打击最大的地方——

没人买鸡,没人养鸡,杀鸡杀苗,病态演变。

虽然老农觉得这种说法多少有些夸大,但今年上半年肯定没人会去扩大养鸡。即使这样,也有大量淘汰鸡排着队进屠宰场和冰冻库。

所以老百姓也成了这场灾难的受害者。大家能吃的鸡还有很多,市场终端的价钱从来都是易涨难跌。而且,不排除一些环节上的从业者闷声发灾难财,硬顶着价格不降。

所以啊,2块钱一斤的鸡价还要跌,鸡农们的苦还要受,老百姓的亏还得吃。

 

屠宰场躺着赚钱还有话语权
 
 

 

那些闷声发灾难财的,都是哪些人?

被养鸡农夫们吐槽最多的就是屠宰场,然后是超大型的全产业链家禽企业。

一个养了20多万只鸡的合作社带头人几乎在痛斥他们那边的屠宰企业。大概意思是:收鸡时,是不管行情好不好,都在用洪荒之力压价,不管养鸡人的死活;出货时,是不管收的鸡价有多低,依旧按自己定价来卖,而且还消息互通,把控市场。

他举了个例子:去年淘汰鸡4块钱一斤卖给屠宰场,处理完的出货价是4块5;现在同样的淘汰鸡不到2块钱一斤卖给屠宰场,处理完的出货价还是4块5,这不就是在发灾难财?

从屠宰场拿货的生鲜商、超市的渠道商、加工的食品厂,都会基于4块5的进价来核定自己的出货价,老百姓吃鸡怎么会便宜?

 

屠宰加工厂开足马力,他们能帮一把养鸡人吗?

无奈到绝望的是,这两年国内养鸡业的产能极度过剩,养鸡人又多又杂,大型畜禽加工企业对市场终端的价格体系影响力越来越大,中小型养鸡企业在这场行业重创前,毫无话语权。

所以啊,6块钱一只的鸡还要继续送进屠宰场,哭着看别人发财的苦还要受,只希望老百姓吃鸡能少花点钱。

 

养鸡人的市场空间会更小
 
 

 

鸡农们曾经在2013年的春天,遭遇过同样的困境。

那一年的困难更大,家禽业损失惨重,各种领导干部在电视镜头和报纸版面上带头吃鸡,希望消除老百姓心头的顾虑。

这次有些不一样。老百姓们该吃的鸡还在吃,该煮的蛋还在煮。这种消费端的和谐稳定,可以给鸡农们传递一个信息:即使流感灾难来袭,养鸡行业的衣食父母还没有激变,鸡农们有机会熬过寒冷长夜。

但老农想告诉养鸡人一个可能的残酷现实是:即使熬过了这一年的黑夜,留给大家的市场空间也会变得更小。

 

养鸡人们曾摆出“百鸡宴”来证明放心可以放心吃鸡

经历2013年的高致命性流感之后,国家明确提出相关区域的“禁养”、“限养”政策。尤其是在大中型城市周边,以及集中的家禽养殖区,“禁养”、“限养”的范围扩得更大,可以养鸡的空间变小,抽检频率、检验检疫的要求更高,更注重养鸡从业者的经济实力、科技实力、管理水平。

在急剧变动的市场里,这种变化会对普通养鸡人会形成自然淘汰。

所以,这一轮流感病情下来,养鸡业会完成自然的去产能,也去掉了更多养鸡人。

经过行业的这一番筛淘,一个很可能出现的状况是:家禽行业剩下的大多是正大、温氏这样的行业巨头,传统的养鸡人的市场空间越变越小,而后慢慢转型成经纪人、经销商,甚至打工者。

行业变迁的规律无可阻挡,老农只希望,能看到鸡在山坡跑,蛋在窝里造。养鸡能赚钱,百姓能吃好。
       (楚天都市报/老桐)